生命的记忆

作者:周晓宇 日期:2017/10/11 来源:州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点击:1139 

我的生命的记忆永远的定格在“2014年7月8日”。这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

上午七点刚过,我就匆匆赶往了单位,因为一场特别重要的会议,我必须做好准备,丝毫不敢掉以轻心。更为特别的是当天科室里的四位同事全都因事因病请假,这是我根本无法预料到的。由于全都事出有因,且情况特殊,实属“百年未遇”的严峻考验,所以,我别无选择,只能全力以赴打好这场“硬仗”。

上午的会议从8:30开始,已经进行了三个半小时,此时,由于指导会议的领导临时接到通知,有重要公务需赶回昆明,因而会议议程作了相应调整,原定下午的内容提前到了上午,所以会议直到12:05分才进行完毕。为了把领导临时发言的指导意见加进记录里,我必须将会议记录再作补充,才能完整地反映会议的情况。我决定再加班整理一下,这样的情况,在办公室十余年的我,早已经习惯了。              

当我开始工作的时候,办公室主任过来叫我一起乘车回家,秘书长也到我办公室问我要不要凑合着一起吃盒饭,考虑到加班时间不会太长,下午14:00以前还要提前来单位准备会议,我都婉言谢绝了。终于工作完成了,我长舒了一口气,一看表,时间已经指向12:45。当我快速收拾好文件材料下楼时,办公大楼东边的天井里只有秘书长和二楼行政科办公室里还有人影。

我于是边打电话安排工作边快步走向停在办公楼后面树下的车子,准备迅速回家,然而就是在这一瞬间,忽然感觉到胸口一紧,接着就是激烈的疼痛,灾难就在这时突然来临……,先是胸口疼痛,由于没有碰到过,我原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心肌梗塞”,也许几秒钟或是几分钟,疼痛可能就会缓解、减轻、过去。但是,就像有人用木柴在使劲搅动一般,我已经疼痛难忍,接着是背部绞痛,一阵紧似一阵,仿佛要钻心噬骨,然后是腰部疼痛,犹如坠断一样,同时,感觉呼吸越来越局促,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气,由于只有呼出的气,没有吸进来的气,越来越窒息,越来越坚持不住,也许1秒,2秒,3秒,我就会马上死去。满头大汗开始流过我的脸颊,全身的汗都在流淌,骤然间,我不能弯腰,不会站立,也不能开口讲话,哪怕是稍微挪动一丝一毫都已经没有能力,即使汽车喇叭上使劲摁一下呼救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此刻,我真正感觉到自己离死亡是多么的近!关键是此刻妻子和儿子远在外地,昨晚我还特别嘱咐他们今天的会议重要,不要打电话来,千万别影响我的工作。

空空荡荡的停车场上,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一辆车经过,难道鬼使神差命运竟是这样的捉弄人?要让我与同事和亲人从此作别天涯?阴阳两隔?!我必须直面骤然降临的病魔,绝不能乖乖等死,于是在百般痛苦中我将手颤抖着伸向了放在仪表盘的手机,因为这是我联系呼救的希望!考虑到此时人们大多正在吃饭或午休,不好联系,只有单位上的领导知道我还在加班,恍恍惚惚之间,我挣扎着输入了秘书长办公室的座机电话,可是连续拨通几次电话,我却不会发声。当时视力已经越来越模糊,明显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塑胶垫上我的汗水已经汪起来了。我只有拼尽全力再拨他的手机,连拨两次后,电话终于接通了,当我拼尽全力用含糊不清的气流声告诉他“我突发重病,就在办公楼后面停车场”时,听到了他急切的询问声,估计他会从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中知道发生了严重的危险。此时我几乎绝望了!

几分钟后,我隐隐约约感到秘书长带着行政科、老干部管理科的几位同事找到了停车场,看见我的样子,大家也慌了,才知道是突发危重疾病。于是,他们迅速联系了我的家人,同时通知了120赶来急救。当我的大哥大嫂和三哥急匆匆赶来后,眼看我呼吸极度困难,救护车半个多小时还迟迟未到,决定将我转移到私家车上送往州人民医院。当我们乘车转到公务活动中心前面即将过桥时,120救护车终于赶到了。一路上急诊医生问这问那,看样子,似乎从来没有碰到这样的病情,我已经没有精力,而且无法开口回答任何询问,十多分钟后我躺在了州人民医院急诊科的病床上,并被要求必须保持绝对的安静,尽量放松、平卧、不能翻动、不能咳嗽、不能打喷嚏。经过医生初步诊断,我得的是罕见的主动脉血管夹层破裂。于是我直接被送到了三楼的ICU急救,同时等待专家和昆明有关医院远程会诊商量救治方案。

此时,从医护人员无奈的眼神和亲人悲戚的神色上,我感到自己的病情绝非简单。只是实在纳闷,为什么体外一点伤口都没有,竟然就得了“不治之症”。医生甚至直言不讳,太难了,根本没有任何救治的希望,最多只有个把小时的时间,直接交代可以准备后事了。经过两个小时漫长的等待,远程会诊取得了一致的意见:病情极度危重,救治希望渺茫,医疗费用奇高,本地尚无生还先例。别无选择,只能送往最近的心血管治疗权威医院——云南心血管病医院(昆明市延安医院),而且必须争分夺秒,与死神赛跑,能否救治,只能听天由命了。于是下午18:00,在常委会领导的多方协调和院方的倾力帮助下,家属、单位和院方终于达成一致的意见,马上派救护车送往昆明延安医院抢救,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也决不放弃!

由于一直给我输着控制血压、维护心律和止痛的药物,我的意识还算清楚。按计划,救护车一直在超车道上急速行驶,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急迫的想法,应该将手上的重要工作作一个尽快的交代,这久随着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深入开展,单位上的事情太忙了。于是我把即将召开的几个会议讲话材料的准备情况告诉陪同送我就医的老干部管理科科长,包括办公室钥匙、管理文件的U盘、电子文档的存储位置、寻找路径等等……

两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赶到了昆明,大家都为我由衷的轻舒一口气,感觉生命似乎有了保障了。可是始料未及的是,延安医院急诊科里到处都是等待就诊的急诊病人,医生查看了我的情况后说,病情极为特殊危重,基本没有救治条件,加之情况紧急,没有收住的病床,根本无法解决。一直到23:30后,随着我病情的进一步发展,大家都心急如焚。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向单位领导如实汇报了情况,后来经常委会领导千方百计与省上有关领导和相关单位的沟通协调,医院终于同意将我收住在3号楼普外二科的走道39号加床上。9日凌晨3:30,爱人带着儿子经天津赶往北京首都机场,一路辗转,终于赶到了医院,一家人在焦虑与等待中度过了漫长的一夜。

第二天,我被转到了6号楼心血管外科治疗,虽然救护措施加强了,仍然生死未卜。每天双泵双深静脉置针输液,24小时周而复始,我就在病床上咬紧牙关静卧了39天。其中经历了保守治疗,静观病情发展,积极寻找稍纵即逝哪怕百分之一的治疗时机。日子一天天消逝,我在焦灼的等待中度过,在我体重瘦到了44斤,身心近乎崩溃时,我坚决要求手术治疗,这也是我唯一得以生存下来的一线希望!经过专家医疗小组一个多月的观察诊治,8月14日,当我被推进手术室的一刹那间,想着白发苍苍的母亲、满脸悲戚的妻子、稚气未脱的儿子,我在心底暗暗祈祷,坚信自己一定要活下来,因为我的心里还有一份做儿子、做丈夫、做父亲的坚持与担当。

当我再次苏醒过来时,我已经躺在心血管外科的ICU里。冥冥之中,似乎听见旁边的一位病友一直在龇牙咧嘴的叫唤,估计是疼得受不了了。这时,只听医生微笑着说,“先忍一忍,别那么夸张,最重的病人还在这里一声未吭呢!”我知道手术成功了,自己终于从死亡的边沿被拽了回来。时间过得飞快,在这以后的两个半月中,我反反复复经历了无数次生与死的考验:升主动脉及全功置换+象鼻支架植入术排异反应严重;切口插管排气;自主呼吸能力极弱,肺部感染严重,左肺干涸硬化,右肺上部、下部干化;心包积液太多,心脏跳动减缓;心律不齐,呼吸骤停;腹降主动脉夹层大面积填充弹簧圈,肾动脉装歪靶,髂动脉接腿;主动脉瓣关闭不全,二尖瓣、三尖瓣关闭不全……一系列的术后反应及病情反复,这给我生命的延续打上了个大大的“?”。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单位的领导、同事们给我送来了关心、帮助和支持,是家人和亲属给我付出无微不至的关爱,是天涯各方的朋友给我带来无限的鼓励。

我在一天天与死神的搏斗中艰难的挺了过来。由于做了复杂的开胸外科手术,特别是在病床上熬了三个月,我在家人的搀扶下重新学习起居、走路。由于手术原因,几乎不能讲话发声,我只能勉强用表情、口型和手势进行交流。随后是第二次、第三次手术,我在伤痛与折磨之中艰难地挺了过来……至今已在我的胸口上永久的留下了三道长长的疤痕和身上的十三个切口,这是我生命的印记,也是我生命的疤痕。

滔滔龙川水滚滚向东流,春去秋又来落叶遍纷飞。此后,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治疗肺干涸。花了两年的时间练习发声,终于基本恢复了语言功能。车厢里的四根竹棍,一套护膝,两个家人缝制的护胸,几双平底胶鞋,沙发上的五个垫枕,足足陪伴了我三年的苦练时光。在此期间,作为对以往生活的记忆,以及对重获新生的向往,就在人生落寞多难之时,我坚持出版了自己的诗集——《穿越语言》,谨以为记。

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苍天不负苦心人。我本坚强,如今三年过去了,我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真应了一句古话: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虽然今后的道路,一定还有千难万难,但是毕竟生活还将继续。经历了这样一场磨难,也激起了我无限的感慨。三年来,我做了三次重要的手术。每逢节假日或是闲暇之余,爱人、儿子和我几乎都奔走在寻医问药的路上,辗转在昆明与成都之间。在医生或专家们的指导帮助下,我认真分析总结,有针对性的开展各项适应性健康锻炼,终于实现了化腐朽为神奇的惊天大逆转,使我一步一步的得以“枯木逢春”,最终有了“死里逃生”“病树前头万木春”的憧憬和希望。正是有了绝不放弃的坚持,才能最终抓住百分之一的幸运。为我诊疗救治过的四川华西医院和延安医院的专家和医生都由衷地说“像你这样突发危重罕见的疾病,能够医治到这样的水平,全国少有,这纯粹是个奇迹!”“每次见到你来复查,我们都特别高兴!真心祝福你一如既往的坚持,最终战胜病魔!”现在,我的病案作为延安医院建院以来收集的第32例经典病例已经记录在了医疗教学档案里。

人生无常,命运多舛。想想自己经历的一切,虽然要面对宛如天文数字的巨额医疗费用,我和家人始终选择了坚强面对。即便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也仍然在心底一万次的发誓,无论人生前行的旅途还有多少风霜雪雨,且让岁月的雕刀把自我的本真刻进生命的年轮,就让一切坎坷和磨难随风而去,最终消失在尘埃涤荡的记忆里。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在今后的日子里,我坚信一定会有朝阳初升,霞光万丈,因为阳光总在风雨之后;也一定会有山清水碧,蓝天白云,因为每一段痛彻心扉的历程,都将为明天重新描绘出鲜花烂漫的风景。从明天开始,我要向著名诗人海子一样,做一个幸福的人,淡忘我所遭受的艰难挫折,同时告诉大家我所拥有的来之不易的幸福,在自己人生的坚守中,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所以,我将迈着蹒跚的脚步,继续砥砺前行,坚守人生的追求,做一个有理想追求的人,继续点燃梦想;做一个坚韧自强的人,忘掉苦难和悲伤;做一个勇敢担当的人,绝不自怨自艾,自甘沉沦;做一个感恩善良的人,永葆一份真诚;做一个纯净淡泊的人,即使只是一滴生命之水,也要为爱永生。

记得有位哲人曾经说过:“我愿把每一次遭受的坎坷与挫折,都当作洗濯心灵的顿悟,它不会无端的毁灭,只会为我获得来之不易的重生!”

还我的本真,我也许不能增加生命的长度,但我会在平凡的生活中,以一份坚韧和宁静,增加自己生命的宽度与厚度。正可谓,人生有百味,百味是人生。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