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风物,攫取一二

作者:田榕 日期:2017/7/25 来源:州人大常委会研究室 点击:191 

云南,一处山高谷深、沟壑纵横的所在。在这环境里繁衍生息的云南人亦如此,云南人性格不似典型南方人那般无边的细腻柔和,而是带着几抹斑斓的粗犷之色,物出自人之手,或多或少免不了沾染这种浓烈的民族风。然而外地人却想当然地把云南映像简化为“骑大象”、“养孔雀”和“冷兵器当街切磋”这些玩笑话一般的字眼,最后竟就此固化了外省人对云南的认知。在此,笔者有幸以一个地道云南人的身份对云南风物进行探微,若读者愿读,请深读。

风物风物,先说风景气候后谈人谈造物。云南的气候自是非一句“十里不同天”可以概括,说一里不同天都甚是牵强,从时间跨度来看,在云南,就着每年季秋仲冬交接之际,当地人都有幸体验一把“一天之内过完四季”的微妙感觉。早晨,日出前后,清冷的空气丝丝缕缕渗入你的外套卫衣保暖内衣,汗毛直竖的你掏出手机查看,“九摄氏度”,一天之中的冷至此达到顶峰;日出以后,空气的温度一点点被阳光加热,有如从冬到春这般回暖,你裸露在外的皮肤也开始痒酥酥的,感知苏醒;而到了中午饭点,不输夏天的烈日当空。十多摄氏度的昼夜温差可以让你真切感受到“一天四季”:周围尽是抱着羽绒服打着遮阳伞的路人;大概日落前后,太阳被勉强半挂在天上,暮色蔓延开来,慢慢收回空气里的热度,寒而不冷,秋天终于回来了;且看日落之后,一切又再次归属于冬天,被干燥的清冷所笼罩,抬头看见的居然是被冷得动弹不得的寥寥无几的星星,她们周围散布着冷光,如此,从晚上到次日清晨的时间,又归冬所有。云南一日藏四季,外省人一年才过完一个四季轮回,而云南人早就数不清已经被这样的天气经历到第几次了。

云南人的性格养成于自然,却也没有沾染上一点类似天气这般的多变无常。朴实大方,这恐怕才是云南人纯正的性格所在。而云南各地具体地形毕竟不同,以朴实大方为主线,也衍生出多样的性格分支,笔者在云南成长近十九年,然而惭愧于并没有踏遍云南各处,除了楚雄当地人,接触最多的还是昆明人。

先从楚雄人说起,作为一个彝族自治州,楚雄包容了彝族的热烈与豪放,楚雄人的性格固然是野的,但却也不全然是放肆的野蛮,而是未经雕琢的淳朴与有的放矢的粗犷:恰到好处的野。这一点,火把节可作细说:彝族向来自诩为火的民族,农历六月二十四号,一年中最热烈的日子来到,彝族把巨型篝火搭起,周围人不论民族,把手统统牵起,三跺脚跳起,彝家小伙三弦弹起,人影被篝火照得四处摇曳,火把像太阳照亮夜晚,农耕时代纯粹的欢愉延续至今,说这不够狂野是假的,但是彝族对火是尊崇,是敬畏,而绝不冒犯亵玩,大家相聚狂欢,心怀感激,欣然享乐。

再说昆明人,安逸,慢性子,天生的享乐主义:天要塌了?怕喃?我先挨碗以收呢米线甩完再说嘛。

说到吃,不得不提汪曾祺这位前辈。汪曾祺之前曾身处昆明求学,对吃有着独特见解,作的小文精致走心:

鸡纵的味道无法比方。不得已,可以说这是 “植物鸡”。味似鸡,而细嫩过之,人口无渣,甚滑,且有一股清香。如果用一个字形容鸡枞的口感,可以说是: 腴。

汽锅鸡的好处在哪里?曰: 最存鸡之本味。汽锅鸡须少放几片宣威火腿,一小块三七,则鸡味越 “发”。走进 “培养正气”,不似走进别家饭馆,五味混杂,只是清清纯纯,一片鸡香。

看到这些文字,手机屏幕前似乎又氤氲开一片热腾腾的名为乡愁的蒸汽,夹带着过桥米线特有的米香和鸡油味四处环绕,游子的乡愁便涌上来。

细想一通,其实不然:所谓的乡愁啊乡愁,只要家乡依旧稳扎在那一方险峻山川里,何苦为赋新词强说愁?且不提身处异国它乡,只消一句“整喃样?”在耳内横冲直撞,眼前浮现的便又是浩荡山河、多变谲异的云天、壮汉手握火把到处地挥舞、以及搪瓷炭盆上垫着铁丝网,正在被烘烤得表皮焦黄酥脆、膨胀冒泡的烧饵块了。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