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平渡的七只木船

作者:王丽芬 日期:2017/7/6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点击:232 

五月,火辣辣的太阳撒在了金沙江上,皎平渡被燃烧着,蒸烤着……站在皎平渡大桥上,所有的往事和记忆,在灿烂的阳光下轻盈而又沉重的飘飞着,透过火红的攀枝花,我清楚地看见,80年前,正是江面上摆来摆去的那几只小船,载着一代伟人毛泽东,载着中国革命的前途和命运,不惧风浪,勇往直前,驶向希望的彼岸……

不是吗?金沙江的滔滔江水,怎能忘记,正是这七只木船,承载着3万红军的生命,因为,如果红军数万人马不能渡过金沙江,就会被敌人压进深山狭谷,遭致全军覆灭的危险。

不是吗?金沙江的峭壁险峰,永远铭记,正是这七只木船,决定着中国革命的前途和命运!因为,只有渡过金沙江,红军才能摆脱国民党几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才能取得战略性转移的伟大胜利。

不是吗?一句“金沙水拍云崖暖”,见证了毛泽东军事指挥艺术的神来之笔, 让人尽收眼底的是红军渡江后的无限喜悦与欢呼!

今天,我们重温这段跌宕起伏的历史,依然心潮澎湃,感慨万千!

1935年4月,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后,开始进军云南,准备抢渡金沙江进入四川。金沙江,是长江的上游,它穿行于青藏高原东缘横断山脉的崇山峻岭之中,两岸绝壁耸立、险峰对峙,由于峡深河窄,加之落差甚大,所以滩陡流急。沿江两岸因山恶水险,自古人烟稀少,川滇毗连一带,往来通行的渡口为数不多,所谓渡口也只是勉强能渡人往来的水流相对平缓之处,若江水暴涨则不然。渡口过江的唯一工具就是人工摆渡的小木船。红军选择渡江的龙街渡、皎平渡、洪门渡,山高、路险、水急,可谓真正的天险。特别是南北两岸江坡壁陡,崎岖小道,宛如羊肠,任何一处非数十里不可到山顶,非数十里莫想下到江边,而且必用手杖,否则有滚下江中的危险。江边居住的农户只有五六家,平日借渡船为生,因春夏天气炎热及秋冬气候严寒,故均凿山洞而居。相传三国时诸葛武侯“五月渡沪深入不毛”之地,说的就是这里。《三国志》上也说江边气候极热,马岱过水之二千人,中水毒死了一千五百人,或真有其事也。

80年前,红军经过此地时,正值夏季,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这里高温干燥、气候酷热,山上灌丛稀疏、野草枯焦,江边卵石烘烤、沙砾滚烫。如果红军过不去,就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真让人不寒而栗!。当红军大队人马向金沙江挺进时,蒋介石如梦初醒,认定红军的目的地既不在贵阳,也不在昆明,而是必渡金沙江。1935年4月28日,他下达命令,控制所有渡口,毁船封江。就在红军进抵达金沙江前夕,江边的敌人已将所有船只掠到北岸了。

在这一危急关头,4月29日,中央发出了抢渡金沙江的命令。毛泽东指示,红军兵分三路,以每日不少于50公里的速度,飞奔最近的三个渡口——龙街渡、皎平渡和洪门渡,务必抢在追兵来到之前拿下渡口,缴获船只,以保证全军渡江。5月3日,军委干部团的同志们接受了抢夺皎平渡的任务。刘伯承、宋任穷率领军委干部团的先遣部队,以超出毛泽东规定的速度,昼夜兼程,翻山越岭180里,当天夜晚就来到了皎平渡。

这天晚上,皎平渡一片漆黑。距皎平渡三四里洪门厂的六七家人,几乎都睡了,只有路边张朝寿家还亮着灯。红军请张朝寿帮忙找船只渡过金沙江。当时,皎平渡的头人已接到区公所十万火急的“鸡毛火烧信”,把船集中到了北岸。由张朝寿带路,红军很快来到皎平渡,缴获了一只运送国民党便衣探子的船。在张朝寿的带领下,一个排的红军渡过金沙江,悄悄摸到北岸的国民党厘金局,将北岸守敌缴械俘虏,神速地抢占、控制了渡口两岸,掐住了咽喉,并向北警戒到四川省会理县。同时,立即成立了渡江指挥部,制定了《渡江守则》,开始组织、指挥大部队过江。

    由于皎平渡口江宽浪急,无法架设浮桥,红军只能想方设法寻找船只渡江。经多方努力,先后找到敌人尚来不及破坏和藏匿的木船七只,找到船工三十七人,这几只木船与三十几名船工,成了数万红军人马成功渡江的唯一希望。七只木船中,大船可渡三十人,小船只能渡十一人,但船已破烂,常有水从船底流入,每次来回,都必须有专人用木桶将渗入船舱的水倒入江中,才能复渡,非常危险。因水流湍急,渡江速度每小时只能来往三四次。当时两岸悬崖峭壁上,满是部队、马匹和行李担子,人马拥挤,一不小心,就有翻入水中的危险。

5月4日凌晨,皎平渡的的天空十分明朗,江边的攀枝花笑脸盈盈,开得好生动、好热烈!不用说,那是在欢迎毛泽东。毛泽东渡江后,住在岸边一个非常潮湿的穿洞里。他风尘仆仆,不顾劳累,立即和刘伯承总参谋长研究渡江方案。警卫员在附近找来少许枯草,散乱放在地上,将毛主席的简单被褥铺上,又将两个装文件、书籍的旧木箱并排摆放一起,搭成了临时办公桌,毛泽东开始紧张地、夜以继日地工作,亲自部署、指挥全军渡江的行动。周恩来、朱德、刘伯承、陈云等领导在紧靠右边的一串穿洞里办公。

当天,红军部队相继来到了渡口。一眼望去,只见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站在南岸渡口的那块“龙头石”上,手拄拐杖,气度恢宏,指挥着千军万马井然有序渡江,那块“龙头石” 被当地群众称为“将军石”,成为了皎平渡一道独特的风景。“金沙江流水响叮当,我们红军要过江。不怕山高路又长,我们红军真顽强。渡过金沙江,打倒狗刘湘;消灭反动派,北上打东洋”, 红军战士们一边渡江,一边高歌,高昂激情的歌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 ……

在渡江的整个过程中,红军组织非常严密。各部队严格按照渡江纪律,按到达江边的先后顺序,依次渡河,不得争先恐后。部队到江边时,必须停止,不能走近船旁,必须听号音前进。而且每一空船到渡口时,依船之能渡多少人,即令多少人到渡口沙滩上,预先指定先上那一只船。每船有号码,船内规定所载人数及担数,并标明坐位次序,不得同时几人上船,只能一路纵队上船。每船除船夫外,还有一名船上司令员,船中秩序必须听命于这个司令员指挥,就连军团长、师长渡河时,也必须按次上船,听命于渡河司令部,不得违背。到了晚上,红军在江边烧起了柴火,火光彻夜通明,照着渡船南来北往,穿梭往来。为了将驮马也全部渡过江去,红军将马驮的物资装上船,将驮马赶下江,由乘船的红军拉着缰绳,牵着马泅渡过江,所以渡江未掉一人一马。

红军能够顺利渡江,那几名船工可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对待船工,红军首长十分关心体贴,刘伯承亲自找船工谈话,嘘寒问暖,亲如一家。生活上,红军对船工照顾也很周到,每天都有米饭肉菜,还发给船工银元,以表酬谢,船工们深受感动,打破了“夜不渡皎平”的旧俗 ,通宵达旦,来回摆渡红军过江。连日连夜划呀划呀,手臂划肿了,脚也站酸了,可是精神上无比愉快,老感觉有使不完的劲。张朝满说,“尽管红军当时给养困难,但还是杀猪宰羊,优待船工,红军喝粥,我们吃肉,每天还发5元工钱”。今天,在皎平渡北岸的绿树青草间,我们还可以看到一方石碑:“共和国不会忘记帮助中国工农红军渡江的三十七名船工:张朝寿、张朝满……”,有的船工连名字都没有,石碑上只刻着“向二糖匠”、“杨麻子老倌”等绰号。然而,就是这些普普通通的农民,帮助3万红军将士渡过了天险金沙江。

    与此同时,三军团在洪门渡渡过了一个团,但该处只有一只木船,江水又十分湍急,过江速度十分缓慢。一军团在龙街渡佯攻的任务已经完成。于是,毛泽东命令,三军团沿江而上,一军团沿江而下,都集中到皎平渡过江。就这样, 从1935年5月3日至9日,在7天7夜的时间里,七只破船在7天之内,载运了3万多红军部队及无数骡马,未掉一人一骑,神奇地渡过了金沙江,真让人不敢相信!两天以后,敌人的追兵才赶到南岸,此时,红军已毁船封江,远走高飞,无影无踪了。

胜利,永远属于英勇的红军战士,如果能用一个字来描绘红军渡江胜利的话,那就是一个“巧”字,这是毛泽东等红军领导人高超军事指挥艺术的结晶。毛泽东作为最高军事领导人,他身系红军生死前途,肩上的重担何以形容?难怪宋任穷在《忆长征中的红军干部团》中曾写道:“在云南进军的路上,毛泽东同志的工作十分繁忙,很疲劳,为了多睡一会儿,他经常走在后面,不少的时间同干部团一起行动。”黄良成在《忆长征》中赞毛泽东同志:“自从遵义会议后,红军在毛主席亲自指挥下,置敌如掌,用兵如神,使红军获得了新的生机,迂回曲折,穿插于敌人之间,处处主动,生龙活虎。”在肖志鹏编著的《红军长征过会理》一书中,这样评价“巧渡金沙江”:在长征途中,红军渡过的大江大河不少,但兵不血刃,毛发未伤者,唯天险金沙江也!故红军巧渡金沙江声播中外,实为光辉战例,千古传颂……

共0条评论

已关闭